<acronym id='v0rqp'><em id='v0rqp'></em><td id='v0rqp'><div id='v0rqp'></div></td></acronym><address id='v0rqp'><big id='v0rqp'><big id='v0rqp'></big><legend id='v0rqp'></legend></big></address>

      1. <tr id='v0rqp'><strong id='v0rqp'></strong><small id='v0rqp'></small><button id='v0rqp'></button><li id='v0rqp'><noscript id='v0rqp'><big id='v0rqp'></big><dt id='v0rqp'></dt></noscript></li></tr><ol id='v0rqp'><table id='v0rqp'><blockquote id='v0rqp'><tbody id='v0rqp'></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v0rqp'></u><kbd id='v0rqp'><kbd id='v0rqp'></kbd></kbd>
      2. <span id='v0rqp'></span>

          <i id='v0rqp'></i>
            <i id='v0rqp'><div id='v0rqp'><ins id='v0rqp'></ins></div></i>
            <ins id='v0rqp'></ins>

            <fieldset id='v0rqp'></fieldset>

            <code id='v0rqp'><strong id='v0rqp'></strong></code>

          1. <dl id='v0rqp'></dl>

            辣手神枪,人在纠结时如何做选择,深圳市房价

            • 时间:
            • 浏览:228

              11月4日  ,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第3次领导人会议在曼谷举行  ,会议发表了领导人联合声明  ,宣布除印度之外的其他15个谈判方已经结束了全部20个章节的文本谈判 ,市场准入谈判也已实质性结束  。

              这标志着世界上人口最多、成员结构最为多元化、发展潜力最大的自贸区谈判取得了重大突破  ,对世界、对亚洲、对中国而言  ,意义重大  !

              1

              大背景

              亚洲的世界经贸地位上升

              上世纪90年代以来  ,尤其是中国加入WTO后  ,亚洲新兴国家相继加大开放力度  ,以低成本的竞争优势吸引外资推动经济发展 ,促进全球生产和采购活动向亚洲发生转移  。亚洲的世界贸易地位不断上升  。

              (中国与WTO)

              WTO数据显示  ,2001年至2016年期间 ,亚洲贸易总额年均增长率为8.5%  ,同期  ,美国和欧盟的这一增长率分别为5.2%和4.5%;

              亚洲在全球出口中的份额不断攀升  ,从2001年时的25%上升至2014年时的32%;相比之下 ,欧洲在全球的出口份额曾经一度超过40% ,而该比例在2014年时下降至36.8%  。

              从全球进口数据来看也呈现出类似现象 。亚洲在全球进口中的份额从2001年时的22%逐步提升至2014年时的33.5%  。同期  ,欧洲的全球进口份额从41.3%下降至36.4%  。

              根据亚开行的评估  ,到2025年时 ,亚洲地区占全球经济的比重将达到52%  。

              这些数据可以充分说明亚洲在世界贸易中的重要性  ,且具有相当强劲的发展潜力  。况且 ,亚洲在全球人口中的比重约为60%左右  ,且拥有十分庞大的中产阶级  ,这一消费市场的重要性和将来进一步发展的潜力不言而喻 。

              2

              有疑问

              谁来主导一体化进程  ?

              因此  ,亚洲内部一直呼吁深化一体化进程  。但是  ,对于究竟以何种形式以及由哪个或哪些国家主导这一进程  ,存在一些相互竞争的看法  。

              最早提出此类设想之一的是现任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穆罕默德  ,他在担任马来西亚首相期间 ,被认为是“马来西亚现代化的工程师”  。

              1990年12月10日 ,他首次提出“东亚经济圈”构想 ,希望以中、日为核心  ,带动东南亚国家  ,形成一个类似欧盟的政经一体化的组织 。

              1994年 ,亚太经济组织(APEC)印尼会议通过《茂物宣言》  ,勾勒了APEC合作方向和长远目标 ,推动实现亚太地区贸易投资自由化由此成为历次会议的核心议题  ,这便是构建亚太自贸区(FTAAP)的最初设想  。

              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  ,东亚经济一体化进程主要由东盟加中日韩为主渠道加以推动  。

              对于有利可图、有权可谋的事情  ,美国从不甘居于人后 。

              2006年  ,美国在APEC河内会议正式提出亚太自贸区概念  ,将之列为长期目标  ,但对于实现设想的可能路径  ,并未达成共识 。因此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 ,FTAAP的建设基本处于停摆状态 。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  ,随着世界经济重心向亚太转移  ,这一停摆状态开始发生变化  。美国宣布重返亚洲 ,加入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谈判 ,力图构建新一代的全球贸易与投资的新规则  ,以此塑造亚太经济一体化进程  。

              对于东盟和中日韩而言  ,美国全球战略的重大调整  ,无疑会起到外部推动作用  。

              2012年11月  ,第21届东盟峰会上  ,东盟宣布以10+6为框架  ,与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对话伙伴启动RCEP谈判  ,旨在深化东盟10个成员国和其在亚洲及大洋洲中最为重要6个贸易伙伴之间的关系 ,同时可以维护东盟在亚洲地区一体化进程中的中心地位 。

              由此  ,亚太地区就产生了两个大的自由贸易区框架:TPP和RCEP  。两者被普遍视为推进亚洲经济一体化进程的重要路径  。

              美国退出后 ,TPP演变成为“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这也是被“抛弃”的美国小伙伴的无奈之举 。

              3

              私心重

              美国对全球贸易秩序发起冲击

              众所周知 ,本届美国政府十分抵制以WTO为代表的多边主义 ,青睐双边贸易协定谈判  。

              从实现手段来看 ,以破坏WTO上诉机制和加征关税为手段  ,施压包括其盟友在内的主要贸易伙伴  ,胁迫他国按其意愿与之进行谈判;

              从协定性质来看 ,因为双边或三边贸易协定的相对方是确定的  ,协定带有封闭性质  ,不存在初始缔约方以外的国家后续加入协定的可能  。

              尽管根据GATT(关税及贸易总协定)第24条第5款规定  ,允许区域一体化作为WTO最惠国待遇和非歧视原则的例外而存在  ,但过度背离最惠国待遇原则  ,必然会导致地区主义取代多边主义的威胁  。

              而特朗普政府的意图非常明显  ,正是要架空在其看来已不再符合美国利益的WTO  ,打造以双边协定为主的自贸区网络  ,从而使WTO体制面临自成立以来最根本性的危机  。

              目前  ,美韩自贸协定、美墨加三国协定、美日初步自贸协定已签署  ,若未来美欧和美英自贸协定均签署生效 ,这一以美国为轴心的封闭自贸区网络的经济总量和贸易总量约达全球一半  ,自然会产生强大的贸易转移效应  。

              与此同时 ,发展中成员在原WTO框架下所拥有的特殊和差别待遇(S&DT)  ,其优惠利益将不断被侵蚀 ,被视为WTO宗旨之一的发展目标也会遭遇极大挫折  。

              近年  ,一些发达经济体内保守势力有所抬升  ,政策中的民族主义、保护主义和“去一体化”现象愈发明显  ,推崇封闭的经济政策以强化本地市场保护  。

              (激动的美国总统特朗普)

              更值得关注的是 ,特朗普总统执政以来 ,为恢复美国逐渐流失的领先优势 ,单方面挑起关税大战  ,试图重建一个权利和义务更加“对等”的贸易秩序  。

              这种做法给全球贸易秩序带来了不确定性 ,加大了市场运作风险  ,影响融资环境  。若这一局面不能得到有效遏制  ,将会导致全球资源配置混乱  ,全要素生产率进一步受损  ,加剧结构性改革的艰巨性和紧迫性  。

              于此之际 ,RCEP完成谈判  ,是对外界释放坚定不移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支持多边贸易体制的信号  。

              不过  ,特朗普上任以来所采取的这一系列破坏多边贸易制度体系的单边措施  ,客观上  ,也在一定程度上推进了RCEP的谈判进程 ,以此来对冲不确定性可能导致的损害 。

              4

              提振信心

              RCEP拉动全球经济增长

              根据2018年的数据  ,RCEP若能签署生效  ,15个成员人口达到22亿 ,GDP、出口额、吸收外资额基本都占全球总量的30%左右  ,将打造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  。RCEP作为这一区域的超大型自由贸易协定  ,其重要性不言自明 。

              据商务部发布内容 ,RCEP文本共有20个章节  ,包括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准入、电子商务、知识产权、竞争政策、政府采购及相关规则  ,是一个全面、现代的自由贸易协定  。它的主要目标是在降低成员方关税壁垒的同时  ,推进服务贸易领域开放和投资市场准入  。

              RCEP较WTO标准提升不少  ,仅从以下两点来看:

              *在货物贸易方面  ,开放水平达到90%以上;

              *在投资准入领域  ,采用负面清单方式  。

              并且 ,RCEP照顾到各成员不同的利益诉求 ,没有一味地追求高标准  。与CPTPP相比 ,它未包括可提交争端解决机制的劳工和环境保护内容  ,也未纳入国有企业竞争中立议题  。并且 ,为最不发达成员更好融入区域经济提供了优惠待遇  ,比如  ,为老挝、缅甸、柬埔寨等最不发达成员提供了过渡期安排  ,以使这些成员能够更好地融入区域经济一体化  。

              可以说  ,RCEP带有CPTPP所不具备的包容性和互惠性 ,且十分契合WTO所追求的发展目标 。

              根据德国慕尼黑经济研究所的估算:

              即便一个浅层次的RCEP  ,也能让所有成员方的经济至少得到缓和增长  ,其中越南和老挝的受益最大  ,分别为4.31%和3.4%;

              若将来在RCEP框架下继续深化一体化水平 ,一个深层次的RCEP的成员方受益水平将得到显着提升  ,有6个成员甚至可能获得两位数的经济增长率  ,其中马来西亚和越南分别以24.5%和22.82%位居前列  。

              由此可见  ,RCEP给区域成员带来的经济受益是显而易见的  ,且拥有十分光明的前景  。对于缺乏动能的世界经济而言 ,RCEP能够交出的“成绩单”难能可贵  ,可在相当程度上提振市场信心  ,刺激全球经济发展  。

              5

              临乱受命

              巩固世界多边贸易体系

              这一区域经济秩序显然不同于美国此前所主导的高标准TPP  ,更不同于如今特朗普政府封闭式的以双边为主的自贸协定网络  ,而是致力于打造一种更互惠和包容的贸易秩序 。

              CPTTP和RCEP同作为亚太地区两个超大型自由贸易协定 ,从两者在现有缔约方/谈判伙伴基础上进一步扩展的潜力来看  ,RCEP更有可能成为未来继续深化亚太地区一体化的关键因素  ,原因在于:

              其一  ,CPTPP在关税减让、国有企业、知识产权、环境、劳工规则上均采取了高标准  ,而对于那些在当前阶段不愿意或仍不具备承担更高义务水平的国家来说  ,RCEP更具有吸引力;

              其二  ,RCEP覆盖了东亚三大经济体 ,而CPTPP目前只有日本 。对于希望进一步扩展与亚洲联系的国家而言  ,RCEP谈判的回报可能会更大 。

              当然  ,其他国家可以选择加入二者  ,而非在两者中选择其一  ,但是  ,上文略提到过 ,CPTPP的加入门槛显然更高 ,相对应地  ,若要对CPTPP的高标准做出具有约束力的承诺 ,对一些国家而言也会更加困难  。

              而且  ,RCEP作为亚洲区域超大型自由贸易协定  ,可以协调该区域内多个大大小小的自贸协定规则  ,减少规则间的冲突  ,一定程度可以缓解“意大利面碗”现象(Spaghetti bowl phenomenon)  ,从长期来看  ,有助于巩固多边贸易体系 。

              RCEP的达成从某种程度上也正说明  ,在全球化的时代背景下  ,国际贸易割裂成两大集团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而将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彻底边缘化、排斥在全球贸易网络之外的意图  ,也并不具备现实的可能性  。

              若RCEP得以生效  ,可以在这一区域内建立相对稳定的贸易秩序 ,减少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极大地提振市场信心  ,同时也可为当前疲软的世界经济提供增长引擎 ,帮助维护和稳定全球贸易秩序  。

              6

              至关重要

              RCEP对中国意义重大

              从经济层面来说  ,据IMF数据  ,2018年中国与其他14个RCEP谈判方的总贸易额超过1.3万亿美元 ,占比达到28.2%  。

              据德国慕尼黑经济研究所测算  ,随着RCEP框架内非关税贸易壁垒的逐步消除  ,中国的收益将会变很高  ,经济增长区间大致为2.26%~7.98%  ,且贸易附加值将会有明显增长 。

              在一个浅层次的RCEP中 ,贸易附加值增长约为0.66%;若是一个深层次的RCEP  ,贸易附加值增长会达到4.22%  。特别是中国的电子行业  ,将会从消除非关税壁垒中受益良多  ,使其增长率达到两位数  。

              (中美贸易竞争)

              从中美竞争战略层面来说  ,RCEP将通过进一步亚洲区域推进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水平 ,改善贸易和投资环境  ,促进亚洲内部的经济一体化 。

              其一  ,将会减少亚洲对美国市场的依赖 ,使得美国从经济和战略上对该地区的影响力都受到影响;

              其二 ,特朗普曾呼吁美国企业从中国撤离  ,但RCEP一旦生效  ,将会促进本区域内的商品、技术、人员、资本流动  ,开辟出更多的区域贸易机会  ,从而致使美国企业撤离的成本更加高昂;

              其三  ,会为中国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美国盟友之间创造更多机会 ,增进彼此了解 ,开展经济合作;其四  ,有助于构建本区域内的供应链和价值链  ,在与美国制造商竞争时  ,将会提升本区域供应链的竞争优势 。

              在全球贸易秩序正经历重构的重要时刻  ,采取怎样的经济战略和政策  ,对于中国未来在经济一体化中的地位和嵌入全球价值链的程度至关重要  。

              7

              接下来怎么做  ?

              继续融入和深化经济一体化

              当前  ,中美间的这场贸易冲突 ,双方能否寻求到彼此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  ,对未来两国企业在彼此市场中的发展有着近乎决定性的影响 。

              若两国未能达成较具确定性和稳定性的安排  ,必然会导致企业有选择地逐步降低对彼此市场的依赖 ,两大经济体之间的经贸关系将会逐渐疏离  。

              一旦产业链发生转移  ,因此而失去的市场份额很难有机会再得到弥补  。这不仅会对中美双方经济产生实质性损害 ,也是经济一体化进程的严重倒退  。

              当然  ,两国间的竞争关系已然客观存在  ,美方对此的认知以及采取的措施 ,受多重复杂因素的影响  ,并非中国所能决定 ,但两国间的互动必然也会影响到这场中美贸易冲突的走向  。

              在这个形势下 ,我们需要进一步扩大和升级自贸协定网络  ,尤其需要争取早日在中欧BIT(中欧投资协定)乃至中欧FTA上取得突破  。

              2018年7月  ,欧日签署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2019年5月 ,欧盟通过多数表决  ,批准与美国展开贸易谈判  。2019年10月  ,美日签署初步贸易协定  。美欧日在全球经济和国际贸易中地位举足轻重  ,一旦形成自贸区网络 ,会导致地缘经济格局发生重大变化 ,一定程度上将重塑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  。

              RCEP谈判取得突破无疑是亚洲区域一体化的里程碑事件  ,但同时也须看到  ,美欧日市场对于中国的重要性仍不容忽视  。2018年 ,中国对美欧日三方的贸易额占比分别为13.7%、14.8%和7.1%  。RCEP谈判方已经包括日本 ,因此  ,若中欧间能够签署BIT,不仅可以很大程度上缓解美国边缘化中国的压力  ,也可以打破美国遏制中国高科技发展的意图 。

              更重要的是  ,坚定不移地推进新一轮改革开放  ,努力提升自身对于高标准国际贸易和投资规则的适应能力  ,对于中国能否在未来地缘经济格局和全球贸易秩序中争取主动地位十分关键  。

              具体来说  ,一是向世界表明中国进一步提升市场准入  ,构建更开放的市场经济体制的决心;二是主动回应国内改革需求 ,突破经济发展制约  ,实现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战略目标的重要举措;三将有助于提升中国规则话语权  ,进而提高中国维护多边贸易秩序、继续推进经济一体化进程的能力和影响力  。(瞭望智库)